小南真好啊☆

博爱党。但有超轻微洁癖,主赤黄,阴阳师那几个都吃,ud主站内销零晃直男杏

碎碎念

很讨厌用第三者打虐心牌的写手……特别是不好好构思,突然整出来个新角色然后命令ta和某某恋爱去虐另一个人,一看就知道写文不用脑子的。我还是喜欢虐心用故事背景和角色个人结合引起矛盾,甚至用种种误会的叠加都要比幕后黑手的操纵或者第三者要好,对角色好些,把他们当人看,才能创造出更加真实的世界不是吗?整天在同人文里嫉妒来嫉妒去,只会用一套用烂了的手法给他们不幸,读者也会疲倦,自己也不会满足。写出自己喜欢的或者创造出来的角色的故事是很棒的事,把这种过程当成任务不会写出什么有意思的东西,拼字也很枯燥很无趣,享受同人多好啊,非要让自己创造的或者有人喜欢的角色互相吵吵互相撕逼,有什么意思呢?很讨厌用第三者打虐心牌的写手……特别是不好好构思,突然整出来个新角色然后命令ta和某某恋爱去虐另一个人,一看就知道写文不用脑子的。我还是喜欢虐心用故事背景和角色个人结合引起矛盾,甚至用种种误会的叠加都要比幕后黑手的操纵或者第三者要好,对角色好些,把他们当人看,才能创造出更加真实的世界不是吗?整天在同人文里嫉妒来嫉妒去,只会用一套用烂了的手法给他们不幸,读者也会疲倦,自己也不会满足。写出自己喜欢的或者创造出来的角色的故事是很棒的事,把这种过程当成任务不会写出什么有意思的东西,拼字也很枯燥很无趣,享受同人多好啊,非要让自己创造的或者有人在意的角色互相吵吵互相撕逼,有什么意思呢?
ooc也很让人讨厌……写出来的根本不是同一角色……按照自己所想去涂改角色的性格,很残忍,很恶心。把男性角色当成女性角色去写,倒不如写异性,也不会引来批评……

一口气打了好多字,舒服了不少……

好久没冒泡了hhhh随便更点儿什么吧,但是没修过,可能以后会删掉重发诶嘿☆

(无题目)【法英/BE/短】

       在一条很老的街上,有一座很老的房子。

       弗朗西斯住在一条很老的街上,他每天所见的风景如出一辙,直到街上来了唯一一个年轻人。
       年轻人住进了房子。老天,哥哥我从没见过这么粗的眉毛。弗朗西斯想。

       弗朗西斯每天都会盯着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好一会儿。那双眼中有一片林子,似乎一直在变——不是某棵树的死亡或某朵花的绽放。弗朗西斯不知道是什么在变,更不知道它为什么在变,那些东西应该只有时间能懂。

       年轻人在这里住了十年?二十年?或许是一百年吧。弗朗西斯只记得他那时刻变化的眼睛。老天,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眼睛。弗朗西斯想。
       他从未想过分别,这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   年轻人离开自己多少年了?十年?二十年?或许是一百年吧。弗朗西斯只记得他离开后自己体内的碎裂声。老天,哥哥我……

       在一条很老的街上,有很多很老的房子。

格外冷的日本啊…… 小短

       今年的日本也很冷,至少黄濑这么认为,至少赤司也这么认为。
       “这么冷的天,也许小赤司正在被窝里蜷着呢!”黄濑想象着裹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赤司,不禁笑出声。在一边等车的女孩子立刻红了脸。
       女孩子慌乱地整理别过头整理头发时,“黄濑”已经到京都了。
       “这个时候,小赤司会在哪里呢?”黄濑期待着恋人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 学校、家、篮球场、超市,甚至一起去过的洗浴中心。如果不在大街上,黄濑一定会喊着“小赤司”大哭。虽然已经是qwq的状态了。
       “小赤司……小赤司……”几乎丧失斗志的小模特挂着泪珠缓缓走向车站。路边的树枝都和尾巴耳朵一起垂下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凉太?”
         黄濑突然听到了恋人的声音。〔满血复活☆〕

       半透明的人在黄濑对面陶醉地吸着奶昔,好久才说了句话:
       “于是,黄濑君绕着京都跑了好久,而赤司君在神奈川和京都间循环往返,这就是你们的假期?”黑子心里默默地添了一句:土豪什么的真是够了。
       “对啊对啊!很棒不是吗!我和赤……小征心有灵犀啊!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现充什么的,请赶快去死吧!”

       “我就说嘛~我家超——暖和的!虽然主要是怕亚蒂揍我,在他看到他可怜的饥饿的寒冷的寂寞的瘦弱的折耳猫之后。”

END(最后一段完全是个人兴趣,不去看它也可以的……还有两篇可惜今天没时间发了,改天吧……)